中产阶级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Lex专栏:中产阶段的崛起被新冠疫情打断

根据世行的数据,这场大流行病将使多达60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亚开行预计,其成员国中发展中国家的贫困人口将增加9000万至4亿人。
2020年6月29日

深圳高考移民背后的中产价值观笑话

刘远举:不管是高考公平问题,还是加班问题,只能看到中国人通过跑赢同伴实现自救,看不到协同一致的公共态度。
2019年5月15日

中国特色的中产阶层与消费降级

高利民、聂日明:中国的中产阶层大多数是社会流动的结果,家庭的历史财富积累较少,大多要靠后天努力完成阶层流动。
2019年2月1日

中国尚未偏离中高速增长路径

周茂华:年初以来中国经济内外需存在下行压力,但从中国自身发展条件及欧美历程看,中国经济远未偏离中高速增长轨道。
2018年12月28日

中国经济放缓对民众影响有多大?

梁海明:中国经济正处在比较困难的阶段,无须掩饰这个事实。但民众也无需因为中国经济暂遇寒流而太过担忧。
2018年12月24日

比特币、黄金白银,这次不一样?

徐瑾:相比于比特币,时下没有哪种资产更能激发国人的热爱与恐惧。比特币不过是黄金的高科技变体;货币之争也是信念之争,白银的历史循环还没落幕。
2018年2月9日

“良食”追求的正反面:中产中国的食物足迹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高级研究员张春:中国人的饮食习惯正在发生什么样的转变?这将对地球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2018年1月23日

2018:中国中产焦虑上半场

徐瑾 :如果说创业是过去的流行词,焦虑则日益成为新共识。2018年,中国中产们将会更加焦虑,多年后,他们会明白,耽于焦虑也是一种幸运。
2018年1月2日

中产阶级真的在萎缩吗?

奥康纳:中产阶级群体萎缩的幅度,并不如这一群体自我感觉的那么大。然而,他们丧失了的是保障和盼头。
2017年8月9日

中国语境下的“人大校友”

邓聿文:“人大校友”的共同体意识并不稳定,因为社会总体环境不利于它成为一个明确的以中产阶级自居的社会组织。
2017年6月2日

特朗普背叛美国中产阶级

卢斯:特朗普的成功说明美国中产阶级对自由民主体制丧失信心。但结果证明,他拿出的疗法比疾病本身更可怕。
2017年6月1日

中国中产阶级正走向网络舆论前台

李玲:中产阶级从网络舆论中沉默的少数这一角色转换出来,成为主导力量,背后是中产阶级对于自身处境的担忧。
2017年2月20日

不再风光的中国“外企白领”

苏娅:十年前,中国外企白领被认为是标准的中产阶级,而今一些京沪外企白领甚至不再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
2017年1月13日

民粹主义者错怪全球化?

FT社评:一家智库认为,全球化对富国中产阶层收入冲击不如预想的严重,不平等在很大程度上是国内政策的结果。
2016年9月19日

消费升级,升级什么?

花怡太:消费升级并不是“越买越贵”,而是会诞生一系列代表某种精神主张的品牌,与此同时,泛轻奢会成为常态。
2016年6月22日

地王豪赌,经济安否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地王刷屏朋友圈到麻木,多空双方各有论证,房价已变为信仰之争。房价很大程度是信贷现象,当下猛烈上涨是在对赌未来经济走势。
2016年6月13日

中国中产阶层的保守与彷徨

曾于里:学界认为中产阶层是社会变革的推动器,但太多例子证明,中国中产阶层的政治属性并不明显,他们呈现出保守、自私与犬儒,是一种普遍现象,也有制度根源。
2016年6月8日

还得中间社会站出来

笑蜀:如果说物质的普遍贫困为当年的经济改革创造了帕累托改进的难得契机,那么今天权利的普遍贫困,则可能为社会转型创造帕累托改进的难得契机。
2016年5月17日

中国中产新信仰:跑步

如今,跑步成了中国中产阶级的新信仰。过去,马拉松组织者在中国很难召集到足够的参跑者。现在,在很多大城市,报名者甚至需要抽签才能参加比赛。
2016年1月7日

互联网应用:中国中产阶级的境外投资新途径

对正在崛起的中国中产阶级来说,股市动荡和人民币贬值令境外投资必要性大增。目前,已有几家公司推出了向境外投资的应用,它们目前还面临法律法规等方面的限制。
2015年10月26日

不知风险来临的中国中产阶级

FT驻华记者沃德米尔:股灾影响了部分人的购买力,但上海郊区的房车营地依旧火爆,也无人看衰房车市场。似乎没有人在意近在眼前的经济崩溃风险。
2015年9月2日

并不风光的中产阶级

一项新研究发现,全球中产阶级在规模和富裕程度上都不如人们此前的预期,而发展中国家近些年摆脱贫困的数亿人口,仍很容易再次返贫。
2015年8月18日

奥巴马“中产经济学”难获支持

FT社评:奥巴马最新国情咨文包含许多应获支持的内容,他力推的“中产经济学”,也是值得展开的辩论。但共和党控制的两院,恐难通过这些施惠于中产阶层的建议。
2015年1月23日

今年达沃斯必须关注中产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很多国家和时代的经验均表明,中产阶层生活水平的持续提高是可以实现的,这需要精英阶层切实为之努力。虽然通缩、滞涨和不平等扩大都是现实存在的困难,但不应就此把责任推卸给“宿命论”。
2015年1月20日

解开中产社会之谜

读者冯梦云:用孔子的话讲,政权是民无信不立。而要民信之矣,必先足食。把经济搞上去,让社会贫富差距平衡。用现代化讲就是实现中产社会。
2014年12月1日

中产空心化阻碍美国经济复苏

FT专栏作家卢斯:中产阶级遭遇的危机,导致美国经济增长的上行空间受到限制。除非中产阶级开始实现健康的收入增长,否则,美国将陷在所谓的“新常态”中动弹不得。
2014年6月11日

如何巩固脆弱的全球中产?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米拉诺维奇:如果我们希望全球贫困和全球不平等继续缓解,那么伴随有再分配的增长应当成为我们未来几年努力的目标。
2014年5月12日

中国中产阶级的新“鸦片”

中国中产阶级纷纷转向佛教以寻求心灵平衡,这已成为一种时髦。毋庸置疑,中国需要某种东西来舒缓本国中产阶级承受的压力,宗教似乎比镇静催眠药效果更佳。
2014年5月9日

收入分配不公威胁非洲新晋中产

在非洲,收入不均的加剧正在导致每年升入中产阶层的穷人数量增速放慢。进入非洲新兴中产阶层的通道也并不是单向的,而是“一道旋转门”。
2014年4月24日

拉美中产的倒退风险

过去十年间,有数千万拉美人摆脱贫困,进入消费大众阶层。但中产阶层的扩张却导致社会抗议的增多,而且在经济增长放缓的形势下,这些新兴中产可能重归贫困。
2014年4月23日

刚刚脱贫的农民工

农民工占中国人口近1/5,每人日均工资约14美元,其收入在新兴市场中产阶层中处于上游,但因中国的户口制度,他们只要失业一周或一个月,就有可能失去他们刚刚获得不久的城市中产地位。
2014年4月22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