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特别策划

G7翟学魂:进入物流行业的数字深水区

近年来,“物联网”逐渐成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全球物联网设备的数量已超过100亿,据埃森哲的战略研究和预测“2030年全球物联网设备数量可能达到1000亿的规模,将为全球带来14.2万亿美元的GDP增量贡献。”

交通运输行业对于物联网也有巨大的市场需求。交通运输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和服务性行业,因其覆盖面广、个人和组织联系紧密的特点决定了运输业的广阔市场。同时,运输工具也为两者的深度融合提供了重要载体。将货物运输与物联网技术相融合,可以对交通运输中人力、路线以及环境要素进行有效集成,建立起一个更加高效的交通运输管理系统,从而提高运输服务能力和水平,降低物流成本。

G7创始人翟学魂很早就捕捉到了物联网飞速发展的趋势,作为物流行业“老兵”,他预测到交通运输行业对于物联网的巨大市场需求;在这种背景下,翟学魂和他的G7团队在过去的两年深耕产业,实现了在物流行业中物联网与运输安全、智能化装备、交易结算的数字化融合。

在与翟学魂的对话中,他和我们详细地说明了G7在过去两年中所完成的这三个重要成果:物联网所实现的安全性、智能化装备以及线上结算,并对未来提出三点新的展望,即全链贯通、腰部崛起以及由白到黑。

FT中文网:G7平台是如何降低货物运输过程中的风险呢?

翟学魂: G7主要是通过两种途径降低货物运输过程中的风险。

首先,我们运用智能设备加上平台算法的这一套模式,避免了一部分重大事故。具体是通过设备+人工的方式去唤醒一些疲惫的司机。根据这样的模式,每天我们能把一个司机从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事故当中拉回来。差不多每天避免一个重大事故的发生,一年大概300个左右。尽管这已经降低了一半的重大事故,但我们觉得应该做得更好。那么另外一半风险怎么办?

我们通过对于风险预测的方式来降低另一部分风险。我们在过去三年中,将大概6万台车的每一秒数据,每一个事故和每一个事故的原因叠加在一起,做特征分析、大数据算法研究等等,我们得到了「风险可以通过算法预测」的结论。我们有这样的算法,就可以跟保险公司合作,给司机提供保险。

为什么G7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可以通过算法、模型预知这些司机的驾驶风险就是这么大。为什么赔付率被控制在65%—69%之间?因为这是我们最大程度可以给个体司机的保险,同时又让保险公司不至于赔钱的范围。这就是大数据算法的预测能力,从而实现另一半风险的降低。

FT中文网:您认为智能化装备变成一种服务之后会创造出怎样的威力呢?

翟学魂:我们搞智能化装备,除了让装备本身变成自动化的,最重要的目的是要给客户提供一种优质的货物运输体验,这种货物运输体验才是真正的目的。

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水果的品质是有差别的。以我很喜欢吃的蓝莓举例,一种是很好吃的蓝莓,果肉结实有弹性而且外面还有一层霜。而另一种是质量不太好的蓝莓,拿到时果肉已经软塌塌的了。如果我告诉你拿到手的蓝莓本质上没有任何不同,甚至都是从同一颗树上摘下来的,那唯一的区别就是它们的运输体验不一样。变软的蓝莓是因为路上温度太高了,而且忽冷忽热,或者是不停地颠簸所导致的。那么如何解决货物质量的问题呢?

我们通过「震动地图」来实现对运输过程中路线的优化控制,减少“震动路线”从而对运输过程中的蓝莓质量提供更优保障。我们在一路上,让车感知路线的类型,如果这个路太颠簸了,系统会把路编上等级,规避颠簸路线,从而为物流公司优化路线。在尽量不提升运费的基础上,保障货物的质量。所以说,当智能化装备成为一种服务以后,意味着我们可以使货物的运输质量提升,从而为客户提供一种高品质的产品体验。我们关注的其实不是装备的智能化,而是智能化装备所带给我们生活品质的提升。

FT中文网:您认为G7现在所使用的线上结算交易有什么优势呢?

翟学魂:首先需要明确G7并不是一个交易公司,那为什么我们要研究这个线上结算交易方式?因为我觉得结算体现了一个行业最本质的生产关系。也就是说,到底钱是怎么付的、怎么收的,这决定了这个行业现在是什么水准。那么我们现在是什么水准呢?我相信大概中国的物流行业有500万个人整天什么事也不干,就是为了把完成的物流单子数好了、对好了、录进去,送给上游下游,但还要再过一两个月才可以结算。这个过程不仅会花费很多时间,还需要付出大量人力。所以说传统的结算方式效率比较低。

那么我们线上的结算方式有什么优势呢?过去一年里,G7提供了一个去中心化的结算平台。我们不参与这个交易,而是提供从网上合约签订—过程监控—支付结算,整个交易结算全流程的一个服务。这个服务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一个重要的环节了,过去一年中有1.84亿吨货运量在这个平台完成整个交易结算全闭环的线上动作。在交易量提升的同时,G7覆盖的交易的主体数量也在不断扩大,截至目前有超过150万的司机和超过1万家的加油站都在使用我们的平台。在这巨大的货运量背后,我们需要的只是各种各样的OCR、APP、打印机连接等技术,用不同的方式把这些线上线下需要对账的事情转化为线上的交易动作。所以说,线上结算具有超高的效率,节省了更多时间成本和人工成本。

FT中文网:您对于G7未来的展望。

翟学魂:现在有两个变化我觉得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阻挡的巨大趋势。一个就是数字AI,这个东西一定会普及,而且一定会影响所有人;另外一个,就是国家的政策。现在政治和经济的环境跟十年前完全不一样了,没有办法只让少数人活得好,必须大家都活得更好一点才行。基于这两点变化下,我们可以看到G7在未来有三个比较确定的趋势。

第一个趋势叫做全链贯通。过去G7所做的仅仅是将线下事物线上化:ETC线上化,司机驾驶行为线上化,油线上化,装备线上化。但这些仅仅是一个一个点上的事情。现在我们感受到客户们相当强烈的呼声,他们要求G7能不能把这个链条打通,叫做全链贯通。我之前看到很多客户,说老翟你不能再给我系统了,我已经有很多系统了。我现在只要一个系统,让我的效率最高。所以我们未来希望实现的不仅是独立系统的线上化,而是将点与点相连接成一个完整的系统,以实现整个系统的全链贯通。

第二个趋势是腰部崛起。过去十年,都是大型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来驱动这个公司的规模化增长。我们看到非常清楚的未来,是说除了这些大公司,那些成长型的公司、中小型公司的数字化。为什么呢?BCG的一个研究报告发现,中国80%以上的运力、司机货物不是由大公司亲手调度,而是由这些腰部力量——行业里的中坚力量来完成整个产业的运营。所以,如果这个中坚力量没有数字化,那么这个产业就没有办法数字化,没有办法真正有坚实的、健康的生态。所以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和更多的成长型公司一起合作,一起成长。

第三个趋势是由白到黑。这个行业里,有物流包装的货叫“白货”,没有包装的货像钢铁、煤炭叫“黑货”。由白到黑就是从白货延伸到黑货,即物流企业链接起来的整个产业链,这也是物流企业进入深度发展阶段的必然趋势。

智能化的运输企业+大数据的深度应用,让升级后的物流企业可以与制造业、能源企业等传统行业企业深度融合,提高系统运输效率,拓展整体行业新机遇。正如G7创始人翟学魂所说:“从白到黑,从上游的大企业到中游的腰部企业,从一个点上的数字化,到一个面上的全链打通、纵深化发展,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也是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